优傲CTO提问:人类为什么要制造机器人?

2017/05/25 root 379
优傲视觉识别机器人

在我四岁的时候,我制造出了我的第一个工作机器人,那时我还很小,我甚至都不记得是什么力量驱使着我去尝试一番。有人可能会猜测,是由于某种原始本能。事实上,“原始本能”这一猜测确实比较合理,因为历史表明,数千年间,人们一直在设计机器,以帮助执行“人力”劳动。所以制造机器人可能就是人的本能。


“机器人”一词由捷克作家Karel Čapek在1921年创造,首次出现是在他《Rossum's Universal Robots》一剧中。该词源自捷克语robota,意思是“强迫劳动”。“强迫”暗示在Čapek的思维中,劳动是一种我们人类不想做的“肮脏、沉闷且危险”的事情。这话其实有道理,罗马人早在公元前300年就制造出了洗衣机,而我们如今也正在制造机器人来处理无聊而又费力的装配线工作。


优傲视觉识别机器人

但是,是什么驱使着我们去设计那些能够代替做我们不想费心费力工作的机器呢?是因为我们可以休息放松?可以缩在沙发上?还是可以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我认为都不是。


我和两位研究员同事创立了Universal Robots(猜猜我们是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并花费了十年的时间将我们的公司发展成如今成功的协作机器人企业,然后我们在2015年以2.85亿美元卖出了我们的公司。其实,在那一刻,我本可以选择停下来,在我的余生中什么都不做。但我并没有。事实证明,我的好奇心、我的创造欲望、以及我持续不断地想出新点子的能力比闲暇生活的吸引力要更强。

优傲视觉识别机器人

我相信—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即使我们发明出机器人和其他工具,然后在它们为我们工作时,放松下来,但沙发的吸引力很快就会被另一种吸引力所取代,那就是人类最根本的驱动力:雄心壮志。人类发明新技术并不是为了减少工作量,而是为了腾出资源,以便做更多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发现,三次工业革命均引入了激进的新型自动化(我们今天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然而每一次工业革命都在创造就业,而并非减少。同时,尽管有大量的末日论者警告说,最新的新型自动化将预示着人类就业的终结。但历史表明,即使我们想要停止工作,我们也根本做不到。劳动本能深深地刻在我们的DNA之中。


还有一个原动力驱使着我们发明技术,特别是发明机器人:“了解自己的冲动”。当我们制造机器人时,我们会建立我们自己的形象,并用它来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人类)的本质。我们制造泰迪熊、娃娃、其他玩具、以及各种各样的工艺小玩意也是出于同样的基本原因。它使我们能够将我们自己与无生命的对象进行比较,并深入了解我们的不同之处。在这个意义层面上来说,机器人永远不可能成为人类。

优傲视觉识别机器人

事实证明,这个观点很有道理。我们是有意识的人,但机器人不是,而且永远不会是。机器人就是我们制造它们的样子,并且做着我们给它们编程的事情。不会多,也不会少。但是,我们却以积极和消极的方式将它们拟人化。有时我们会把它们当成具有巨大潜力的英雄。又有时,我们将其视为恶棍,窃取我们的工作,接管我们的世界等等。但其实,它们什么都不是,只有我们想让它们变成什么。


在Universal Robots,当看到我们的客户给他们的机器人起昵称—Louis、Sheila、Robert、Iggy时,我们会觉得很有趣。我们的客户之一,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Scott Fetzer Electrical Group以一部1991年的电影《Thelma&Louise》给我们的一对协作机器人命名,这部电影的结局很有名,主角们驾着车冲向悬崖,走向了毁灭。该公司的生产线主管Sebrina Thompson解释说,她和她的同事们一开始担心机器人会将他们带到悬崖上—于是起了这个名字。事实上,协作机器人最终挽救了公司。


根据我们在Universal Robots的经验,大多数采用我们协作机器人的公司最终都很满意。随着机器人技术越来越普遍—例如配备传感器和自动推进式的割草机和吸尘器—我们实际上不再将它们视为机器人:当所有真空吸尘器都是机器人时,“机器人吸尘器”就仅仅是吸尘器。


其实,人们之所以喜欢他们的机器人吸尘器,不是因为它们能够让我们坐在沙发上整天无所事事,而是因为它们可以让我们腾出时间,从枯燥的机械劳动中解放出来,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